崔光日:工作是他最大的爱好

2016-11-29 巴中网 佚名

  和崔光日相识3年,医生宋冰还是无法理解他为何不按时透析,而是去执行任务。

  “别人都是请假来做透析,他倒相反。”宋冰说,尿毒症患者如不按时透析,身体就会因水分和毒素排不到体外而出现浮肿、高血压、晕厥等症状,甚至会危及生命。

 

  “尿毒症是很重的病,但还没到躺在床上等死的地步。”崔光日说,“如果不能工作了,那种感觉才是生不如死。”

 

  崔光日的父亲是有着40多年工作经历的老警察。“父亲每天早上5点半去上班,坚持了十多年。”崔光日说,父亲是他从小就崇拜的人。

 

  1989年,23岁的崔光日和父亲一样穿上了警服。今年49岁的崔光日已从警26年,当过狱警、派出所所长,做过缉私、缉毒刑警,现任汪清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城区中队指导员。

 

  工作之初,崔光日给自己的定位是干好本职工作,对得起身上穿的警服和头上戴的国徽。崔光日说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,更未想过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但他办起案子来却总是第一个往前冲。

 

  2002年夏天,时任缉毒警察的崔光日身着便装外出办案。在一家饭店门口,巧遇两伙人打架,其中一伙手持尖刀、铁棍等凶器。危急时刻,崔光日冲上去制止并大喝一声:“我是警察,把刀放下!”不料一名歹徒挥刀刺向崔光日的腹部,崔光日顿时流血不止。前同事、现任汪清县警务保障室民警的张国忠记得,当他赶到医院看望时,崔光日还笑着说,“别担心,死不了”。

 

  2008年,崔光日任汪清县交警大队百草沟中队中队长。当时,辖区内山路多、弯道多,交通事故频发。崔光日组织民警每天延长4小时巡逻时间。他发现过往的农用车因为没有大灯和反光标识,夜晚经常追尾,于是组织民警免费给农用车车头绑上强光手电筒,车尾贴上反光标识。逢下雪天,他就带着民警在山路上洒炉渣来防滑。

 

  当年,崔光日负责的辖区交通事故降低了四成,成功经验在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交管系统内推广。“工作中所做的一切,都源于他对工作的热爱。”“工作是他最大的爱好。”这几乎是崔光日的同事对他的一致评价。

 

  3年前,患严重糖尿病多年的崔光日又被查出患上尿毒症,必须靠每周3次的血液透析维持生命。宋冰介绍,每次透析需要4个小时,排出多余水分后,他的体重会下降6公斤左右。透析后身体虚弱,走起路来会有飘的感觉。

 

  考虑到透析带来的身体负荷,汪清县公安局长元龙哲劝他在家休养,或是给他安排相对轻松的工作。为了能继续待在执勤一线,情急之下的崔光日回应:“假如有一天我撑不住了,看上去病病怏怏,有损公安形象,我会主动提出离开。”

 

  尿毒症患者要控制饮水,执勤中,话说多了嗓子干哑,发不出声来。特别是夏天,出汗多,容易渴,实在挺不住时,崔光日就用吸管吸上一小口水,润下嗓子。因为无法排尿,站得时间一长,崔光日的腿脚就会浮肿。为缓解胀痛,他要到车里换上大号拖鞋,舒缓一会儿。

 

  做血液透析,需要在胳膊上作个瘘。正常情况下这个瘘10年都不会堵塞,但崔光日左胳膊上的瘘一年就堵了。“因为他执勤时要驾驶车辆和伸胳膊指挥交通,过度劳累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。”宋冰说。

 

  尽管身体不堪重负,为了不影响工作,崔光日让宋冰把透析时间由每周一、三、五改成了每周二、四、六,就为能少占一个工作日。

 

  爱岗敬业的崔光日,唯一的亏欠是对妻子和女儿。为了给丈夫治病,妻子沈英爱不得不去韩国打工。女儿崔妍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。从小到大,崔妍都没和父亲一起出游过,甚至没有一同去过公园。

 

  父亲的平安和健康是崔妍最在意的事。崔光日也一直是女儿作文里“那个最值得敬佩的人”。

 

  今年9月,接受浙江大学第一医院免费换肾手术的崔光日,身体逐渐康复。崔光日有一个愿望:希望康复后可以重新回到执勤岗位,工作到退休。

网友评论:

已有条评论 点击查看
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,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 如您看不清楚,请点击图片刷新
返回新闻中心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