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一村庄35户家庭33户吸毒:毒品毁了村里的男人

2016-12-15 巴中网 佚名

  西双版纳地区的南联山坝沙一村,是个橡胶林环绕的小村庄,淳朴而富裕。从2008年开始,外号“小红豆”的毒品麻黄素在村中肆虐,全村几乎所有青壮年男子全部吸食“小红豆”,35户家庭中仅有2户没有吸毒人员。从那时到现在,这个村庄的挣扎从没有停止过。

  丈夫三次戒毒三次复吸,不见妻儿躲在山林里

 

  清晨的南联山,白色的晨雾将橡胶林包裹了一层又一层,阳光照不进来。同样,阳光也照不进夏沙的心里。她一个人来山林里割胶、收胶。

 

  前一天晚上割过的300棵橡胶树,滴出了60斤重的胶乳。夏沙把胶乳装进袋子,放进背篓,慢慢站起来;背着这沉沉的背篓一步步走向她停在小路边的摩托车。

 

  37岁的夏沙,脸上有着大面积的雀斑,那是长时间在强烈的阳光下劳作造成的。夏沙的脸型很有棱角,眼睛亮亮的,说到吸毒的丈夫就黯淡下来。

 

  

 

  夏沙。

 

  夏沙现在住在娘家,她在两个月前下定决心离开那个已经不像家的家,带着小儿子拉茶搬回来。她的丈夫3次进入戒毒所强制戒毒,每次强戒的时间是2年。

 

  一年前,丈夫第三次结束强制戒毒回家;跟前两次的结果一样:复吸。夏松最近一次见到丈夫在是2个月前,“他也不来见我,就是晚上自己去橡胶林割胶,收的胶自己卖掉,拿去玩。”夏松口中“拿去玩”,就是买毒品。

 

  南联山坝沙一村,本来不是这样的。这个哈尼族组成的村庄,位于云南边境景洪市嘎洒镇,是个封闭而淳朴的村庄。改变村庄命运的是橡胶树。南联山的地理环境适合种植橡胶树,村民们开始引进这种经济作物。从2005年开始,橡胶价格一路上涨,最高峰时三十元一斤,南联村因此而富裕,也引来了不怀好意的人。这里出现了赌场,赌场内还提供毒品给年轻人们吸食,按照当地警方的记录,全村35户家庭,仅有两户不沾染毒品,当时村里几乎所有青壮年男子都吸毒。夏沙的丈夫也在其中。

 

  “第一次我也不知道,后来第二天早上他们就说,你老公被抓了,我也才知道。那时候是2008年,抓进去之后待了两年。”“回来以后就又吸了。我不给他钱,他就一直吵一直闹,有的时候打我,最严重的时候打得三、四天走不了路。”

 

  夏沙想过离婚,但还没有拿定主意,她抚养孩子,支撑家庭。老母亲有佝偻病,小儿子还在念初中;去年夏沙的哥哥出车祸过世,留下了外甥女也靠夏松照顾。胶价近年不怎么景气,2008年30元一斤的价格已经跌至10元不到。夏沙家的玻璃上,不知是谁刻上了这个不完整的“爱”字。这个家,确实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 

  

 

  墙上刻的没写完的爱。

 

  

网友评论:

已有条评论 点击查看
网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,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验证码: 如您看不清楚,请点击图片刷新
返回新闻中心首页